2014年9月5日星期五

跟踪报道“回乡小妹”

在上海工作了四年,又在北京呆了两年多之后,小妹选择了回到父母身边。从一开始的不适应,觉得在亲戚面前抬不起头,到渐渐的恢复平静,找到新工作,她只用了两个月不到的时间。静下来之后,她真心感觉到了幸福。之前在北京时的经常性失眠,常年的神经性皮炎,加上胃痛都不治自愈了。这些西医只会给你开药的病,其实都是心理压力过大造成的。生活的压力,工作的压力,对未来的担心,对家人的想念……让我们多少常年在外奔波的游子们百病缠身。更有不能适应的人,选择了走极端。其实只要放下功利心,放下对名利不切实际的追求,回到家人身边,回归自我,原来生活也可以这么平凡而幸福!
希望小妹从今往后,万事如意!健康幸福!
也祝我们所有在外地谋生活的人们,能早日找到自己幸福的家园!

“過而不改,是謂過矣” 古文学习 13&14

改過
Correcting our own mistakes

13. 子曰:「過而不改,是謂過矣。」(卷九 論語)

13. Confucius said: “To make a mistake and not correct it is a real mistake.”
Scroll 9: Lun Yu

14. 子貢曰:「君子之過也,如日月之食焉:過也,人皆見之;更也,人皆仰之。」(卷九 論語)

14. Zigong said: “The faults of a superior person are analogous to the eclipses of the sun and the moon. When he is at fault, everyone can see his faults clearly. But when he corrects his faults, everyone will look up to him with respect.”
Scroll 9: Lun Yu

话说“改过”真是不易,但是却是我们修身养性的必修课。“知错就改”已是不易,但是更不容易的是“日日自省”天天查错,因为很多时候,我们并不知道自己做了错事,或是说了错话。

“三人行必有我师” 古文学习 12 与心得分享

遷善
Emulate good deeds
12. 子曰:「我三人行,必得我師焉。擇其善者而從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卷九 論語)

12. Confucius said: “When I walk along with others, they will serve me as my teachers. I will select their good qualities and follow them; but as for their bad qualities I will correct them in myself.”
Scroll 9: Lun Yu

近两天看到YOUTUBE上一个教材,是中央党校的年轻教授刘余莉老师讲《群书治要》,讲的很细,很好。我一直不敢在中英文对照之外乱加自己的评说,就是因为自己不太专业,只是觉得好,还没有到能说清为什么好的水平。所以还是听专家讲吧!嘿嘿!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cqKX7NKD98

三人行,必有我师”这句老少皆知的名句。但是细细想来,我从小也只是跟着唱唱,没有真正搞懂其中的意思呀。
其实古文经典中不论哪一句,如果我们真搞懂了,并照着做,一生都会受益无穷。
小时候学这个句子的时候,记得老师说,”三个人一起走,其中一定有可以成为我老师的人。所以我们一定要向有知识有经验的人学习,要学榜样!”虽然这么说也没有错,但是用来解释这个句子,只说了它三分之一的意思都不到呢。可惜了!
现在再来看原文,就知道,其实古人是说,三个人在一起走(做事),每个人都是我的老师,向比我做得好的人学习他们做得好的一面,向做的不如理不如法的人学习,避免我们再重复同样的错误。其实,这个人让我们遇到,这个事情让我们看到,都是为了让我们思考学习的。不要去乱下评论对错是非。别人做得好的,学习,做得不好的也要学习,大家都是我的老师,我要尊敬所有人。这样才能真正得到智慧。
刘余莉老师说的好,有些人自以为是,说“对古文经典的学习,要去其糟粕,取其精华”,却不知经典里面句句都是精华,只是我们自己的智慧不及古人,加之无诚敬之心,学不到其中的真理罢了。
所以,我们要真正懂得,学习古文真是“一分诚敬,得一分利益。十分诚敬,得十分利益。百分诚敬,得百分利益。万分诚敬,得万利益。”
我自己是有切身体会的,提起诚敬,恭敬心之后再去看那些以前看不太懂的句子,很多时候会体会到不同的境地,好像又懂了一层。

懲忿 古文学习 10

懲忿
Refrain from anger
10. 禁令不明,而嚴刑以靜亂;廟筭不精,而窮兵以侵鄰。猶釤禾以計蝗蟲,伐木以殺蛣蛣作蠹蝎,減食減食作食毒以中蚤蝨,撤舍以逐雀鼠也。(卷五十 抱朴子)

10. Before a ban has been stated clearly by the government, severe punishments were enforced to suppress disorderliness. Before a well-planned military strategy has been devised, the armed forces were deployed in full force to invade a neighboring country. Is this not like cutting down the crops in order to destroy the locusts; or chopping down trees to get rid of infestations of worms or bugs; or swallowing poison in order to kill lice and fleas; or tearing down a house in order to chase away sparrows and rats? 
Scroll 50: Bao Pu Zi

“故脩身治國也,要莫大於節欲” 古文学习 9

9. 故脩身治國也,要莫大於節欲。傳曰:「欲不可縱。」歷觀有家有國,其得之也,莫不階於儉約;其失之也,莫不由於奢侈。儉者節欲,奢者放情。放情者危,節欲者安。(卷四十七 政要論)

9. Thus, to cultivate oneself in order to rule a country, nothing can be more significant than to restrain one’s desires. The book of Li Ji said: “Don’t give in to desires.”We have seen rulers and senior ministers of the past and present had achieved success through hard work and lived frugally, and that those who failed did so were extravagant and wasteful. Frugal people will restrain their desires but spendthrifts will let their desires run free. Self-gratification will endanger one’s life while moderation will keep one safe.
(Scroll 47: Zheng Yao Lun)

关于“圣贤” 回复学习心得分享

michellegx11

我对”圣贤“的一点看法:

其一,古时候,能读的起书的人,多半家庭条件是不错的,很多是祖上就是书香门第。穷人家的孩子多半是读不起书的。面对一群吃饭穿衣不愁的孩子,是有资本讨论“圣贤”的理想的。而中国现在,是要求大家都能受教育。面向对象不同,传授的理念自己不同。

其二,”圣贤“的理想,是相对高的层次。想要达到,需要克服人性中的很多弱点,比如自私,比如懒惰。大多数人,一辈子也就是平平淡淡的过去而已。能独善其身的已经不多,更别说兼济天下了。所以,能拿这个当理想的自然不多。就看欧洲现在,生活条件比中国算是好的太多了,可是能有当”圣贤“想法的,也寥寥无几。

其实,人一辈子,也没必要把目标放的那么远大。那些真正的”圣贤“估计也不是从小就拿这个当目标的,当然也有例外,比如明朝的王守仁。我觉得,一个人能踏踏实实,堂堂正正的活着。坚持自己觉得对的事情,勇敢的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勇敢的承认自己犯的错误,这样就已经不错了。至于寿终正寝的时候,能不能被称作”圣贤“又有什么重要呢。


的回复:

非常感谢你的分享!真的很实在,我也很赞同你,关于“踏踏实实,堂堂正正做人”的想法。不过,还是想提几条与大家一起讨论:
1.  你说古时候,能读的起书的人,多半都是家庭条件不错的。我认为这一点值得研究,其实,我们还是能看到很多例子是穷人读书的。包括孔子这样的教育家,学生里头也有几个穷得很的,比如颜回。再说过去教育是私墪,是一个村子里大家族里请一两个老师来给家族里的孩子上课,学费也不是一定的,而是看各人家的经济条件,自己看着给的,所以过去的教书匠很穷,但是在地方上很有名气,因为许多人都是他的学生。
2. “圣贤”的标准自然是高的,不正是因为社会教育有一个高的标准,大家才会都向善吗?都想完美自身吗?这样社会才会越来越安定吗?欧洲的生活条件比中国是不是好“太多”这个问题我们这里不做讨论,但是欧洲传统教育让人们更习惯于做义工,这不能不算他们宗教教育留下来的好的一面吧。如果我们仔细看看,欧洲大学生毕业之后有多少人想做生意,有多少人想做社工,我觉得他们还是有类似于中国古代的“圣贤”教育存在的,只是受美国“消费主义”教育的影响,渐渐变淡了。
3.  你说得不错,人一辈子,不是每个人都能做“圣贤”的,但是能踏踏实实,堂堂正正地活着,就已经是君子了,在今天的社会,可以说已经是较高的标准了。说到身后能不能被称作“圣贤”,我估计真正的君子,谁也不会拿这个当回子事的,所以我们也没有必要去担心了,是吧。只是有一个问题,关于“做对的事情”,这个标准在哪里呢?三十年前社会的普遍标准都与今天的不同了,电视里每天放的都是暴力色情,欺骗与利益交换,如果我们这一代不认真地对待这个社会道德标准的问题,我们的下一代又将会怎么样呢?难道说物质生活丰富就是幸福吗?为什么瑞典物理学家汉内斯.阿尔文博士(一九七0年诺贝尔物理学奖获得者),在其等离子物理学研究领域中的辉煌生涯将近结束时,得出结论:人类要生存下去,就必须回到二十五个世纪以前,去汲取孔子的智慧。为什么英国著名历史学家、哲学家、医生、汤恩比博士说:“拯救二十一世纪人类社会的只有中国的儒家思想和大乘佛法,所以21世纪是中国的世纪。”
我觉得把”圣贤“教育重新拿出来学习,并不是说我们自己要做”圣贤“,或者要求别人做君子,而是把中国历代先人们,总结出来的好的东西,那些为社会各阶层,为大众利益着想的东西,拿出来看看,也许我们能从中学习到什么,甚至能用到我们每天的生活当中,让我们自己不再觉得迷茫,不再觉得活着就是随波逐流。
个人的粗浅见识,随便聊聊!希望能与大家共同得益于学习传统文化。

“一夫不耕,或受之飢;一女不織,或受之寒。” 古文学习 8


8. 古之人曰:「一夫不耕,或受之飢;一女不織,或受之寒。」生之有時,而用之無度,則物力必屈。古之治天下,至纖至悉也,故其蓄積足恃。(卷十四 漢書二)

8. The ancients said: “If a farmer refuses to work, some people will starve. If a woman refuses to weave, some people will suffer in the cold.” When the growth of all things is limited by seasons but we consume them as if they will be available without limitation, the resources will sooner or later be depleted. The ancients governed and planned meticulously and they would have had the foresight to ensure the treasury had enough reserves to sustain the nation.
(Scroll 14: Han Shu, Vol. 2)

就要周末了,今天和明后两天就不上新句子了,我今天想总结一下一周来,我自己学习的体会。
小时候读古文的时候,老师从来没有说为什么古人要以做圣贤为目标来做人,为什么古人读的是“圣贤书”,我们今天读的都是“教科书”?
古人以圣贤为目标,社会是出现最多的是君子。今天我们都是以“成功的商人”为目标,社会出现的最多的恰恰是趋利的“小人”了。难道说时代变了,我们做人的标准也变了吗?如果我们做人的标准都变了,这个社会如何能不变呢?
中国历代教育家其实都看到这个问题,如果要社会安定,首先要人人做好人,也就是君子,想要人人成君子,那只有抓教育。仔细想想我们这一代人,应试教育的产物,现在也为人父母了,也要承担起教育下一代的责任了。我们是不是感到无从下手,不知道是听学校老师的好,还是美国“教育专家”的好,还是听自己父母的好。总之很多迷茫。
无谓“人之初,性本善。”为什么今天的孩子们失去了我们小时候的童真与乐趣呢,只有利益在前的时候,才会去读书。那这个书读出来真的有用吗?为什么国内那么多大学校园里接连不断地出人命案,究其根本还是我们的教育出了问题。在我们教育出了问题的时候,我们要向谁求教呢?是向美国这样,初中生都带枪上课,堕胎,贩毒的国家吗?还是向中国这样历史上出现了无数圣贤的传统文化之中去找答案?我也想不出完美的答案,只是作为一个思考想去把这个问题搞明白。希望大家能提提自己的看法。

“人主之大患,莫大乎好名” 古文学习 6&7

因为之前已经有1-5的贴,今天续起来:


6. 故亂國之主,務於廣地,而不務於仁義,務於高位,而不務於道德,是舍其所以存,而造其所以亡也。
(卷三十五 文子)

6. Hence, a ruler who can ruin a country will be a leader zealous about expanding his territory but unconcerned with his duty to advance benevolence. He is concerned with pursuing a position of great authority but does not care too much about promoting virtues. By doing this, he
has in fact given up all the conditions that can assure his country’s survival. Inevitably he will lead the country to a path of destruction.
(Scroll 35: Wen Zi)

7. 人主之大患,莫大乎好名。人主好名,則群臣知所要矣。(卷四十八 體論)

7. Nothing can do more harm to a leader than widespread knowledge of the fact that he craves adoration and popularity. Once a leader falls into the traps of wanting an inflated name for himself, his officials will know what he wants and conform to his wishes.
(Scroll 48: Ti Lun)

古文学习对我的重要性

在海外生活多年,自己的文化不能忘记了,我最近开始准备系统的学习一些古文,以备日后教育小孩之需,希望在这里能找到志同道合的人,与大家一起分享学习的心得!

今天我来介绍一部宝书《群书治要》:

《群书治要》是中国古圣先王修齐治平之智慧、方法、经验、效果的集大成,亦是历经千万年考验所积累下来的文化结晶。这部宝典既能帮助唐太宗开创“贞观之治”,并奠定整个大唐三百年盛世的基础,也必能为当今各阶层领导者提供珍贵借鉴。不仅如此,对于不同领域、不同身份的社会大众,此书也是使身心安乐、家庭幸福、事业永续的智慧源泉。
《治要》取材于经、史、子,共计六十五部, 五十卷。其目录是将《周易》、《史记》、《六韬》等经史子的书目,逐次排列。
马来西亚中华文化教育中心编译之《群书治要360》,将整套书概括为六条大纲:君道、臣术、贵德、为政、敬慎、明辨;每条大纲下,又归纳了《治要》论述的相关要点作为细目。希望本书的纲目,对于读者领纳《群书治要》全书的精神,亦能有所帮助。

如果有同学想下载该部书籍,及相关文献,请至:《群书治要》下载网址:

http://www.dizigui.com.my/Category_64/Index.aspx


龙应台的“中国梦”

我们的“中国梦” 
龙应台  
第一次接到电话,希望我谈谈“中国梦”的时候,我的第一个反应是:“一千枚飞弹对准我家,我哪里还有中国梦啊?” 
可是沉静下来思索,一九五二年生在台湾的我,还有我前后几代人,还真的是在“中国梦”里长大的,我的第一个中国梦是什么呢? 
我们上幼稚园时,就已经穿着军人的制服、带着木制的步枪去杀“共匪”了,口里唱着歌。当年所有的孩子都会唱的那首歌,叫做《反攻大陆去》: 反攻 反攻 反攻大陆去 大陆是我们的国土 大陆是我们的疆域 
我们的国土 我们的疆域 不能让共匪尽著盘据 不能让俄寇尽著欺侮 
我们要反攻回去 我们要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 反攻回去 把大陆收复 把大陆收复 
这不是一种“中国梦”吗?这个梦其实持续了满久,它是一个至高无上的图腾,也被人们真诚地相信。 
仓皇的五十年代进入六十年代,“中国梦”持续地深化。余光中那首《乡愁四韵》传颂一时: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那酒一样的长江水 
那醉酒的滋味是乡愁的滋味 给我一瓢长江水啊长江水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那血一样的海棠红 
那沸血的烧痛是乡愁的烧痛 给我一掌海棠红啊海棠红 
一九四九年,近两百万人突然之间被残酷的内战连根拔起,丢到了一个从来没有去过、甚至很多人没有听说过的海岛上。在战火中离乡背井,颠沛流离到了岛上的人,思乡之情刻骨铭心,也是无比真诚的。那分对中华故土的魂牵梦绕,不是“中国梦”吗?  
梦的基座是价值观 
我的父母那代人在一种“悲愤”的情结中挣扎著,我这代人在他们乡愁的国家想像中成长。但是支撑著这个巨大的国家想像下面,有一个基座,垫著你、支撑著你,那个基座就是价值的基座。 
它的核心是什么?台湾所有的小学,你一进校门门当头就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进入教室,简朴的教室里面,墙壁上也是四个大字:“礼义廉耻”。如果一定要我在成千上万的“格言”里找出那个最基本的价值的基座,大概就是这四个字。 
小的时候跟大陆一样,四周都是标语,只是内容跟大陆的标语不一样。最常见到的就是小学里对孩子的解释: 礼,规规矩矩的态度。 义,正正当当的行为。 廉,清清白白的辨别。 耻,切切实实的觉悟。 
上了初中,会读文言文了,另一番解释就来了: 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管仲 然而四者之中,“耻”尤为要。人之不廉而至于悖礼犯义,其原皆生于无耻也。故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顾炎武 “士大夫之耻,是为国耻”,这些价值在我们小小的心灵有极深的烙印。  
二○○六年,上百万的“红衫军”包围总统府要求陈水扁下台,台北的夜空飘著大气球,一个一个气球上面分别写着大字:“礼”、“义”、“廉”、“耻”。我到广场上去,抬头乍看这四个字,感觉好像是全台湾的人到这广场上来开小学同学会了。看着那四个字,每个人心领神会,心中清晰知道,这个社会在乎的是什么。 
除了价值基座,还有一个基本的“态度”。我们年纪非常小,可是被教导得志气非常大,小小年纪就已经被灌输要把自己看成“士”,十岁的孩子都觉得自己将来就是那个“士”。“士”,是干什么的?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仁以为己任,不亦重乎?死而后已,不亦远乎?——论语泰伯篇 
我初中一年级的国文老师叫林弘毅,数学老师叫陈弘毅。同时期大陆很多孩子可能叫“爱国”、“建国”,我们有很多孩子叫“弘毅”。我们都是要“弘毅”的。 
对自己要期许为“士”,对国家,态度就是“以国家兴亡为己任,置个人生死于度外”。这是蒋介石的名言,我们要背诵。十一二岁的孩子背诵这样的句子,用今天的眼光看,挺可怕的,就是要你为国家去死。 
然而在“国家”之上,还有一句: 
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张载 
对那么小的孩子也有这样的期待,气魄大得有点吓人。饶有深意的是,虽然说以国家至上,但是事实上张载所说的是,在“国家”之上还有“天地”,还有“生民”,它其实又修正了国家至上的秩序,因为“天地”跟“生民”比国家还大。 
十四岁的时候,我第一次读到《国语》,《国语》是两千多年前的经典了,其中一篇让我心里很震动: 
厉王虐,国人谤王。召公告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卫巫,使监谤者。以告,则杀之。国人莫敢言,道路以目。王喜,告召公曰:“吾能弭谤矣,乃不敢言。”召公曰:“是障之也。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民亦如之…”王不听,于是国人莫敢出言。三年,乃流王于彘。 
最后一句,简单几个字,却雷霆万钧,给十四岁的我,深深的震撼。 就是这个价值系统,形成一个强固的基座,撑起一个“中华大梦”。  
我是谁? 
这个中国梦在一九七○年代出现了质变。 
一九七一年中华民国被迫退出联合国,台湾人突然之间觉得自己变成了孤儿。可是,最坏的还没到,一九七九年一月一号,中美正式断交,这个“中”指的是当时的中华民国,也就是台美断交,中美建交。长期被视为“保护伞”的美国撤了,给台湾人非常大的震撼,觉得风雨飘摇,这个岛是不是快沉了。在一种被整个世界抛弃了而强敌当前的恐惧之下,救亡图存的情感反而更强烈,也就在这个背景下,原来那个中国梦对于一部分人而言是被强化了,因为危机感带来更深更强的、要求团结凝聚的民族情感;大陆人很熟悉的《龙的传人》,是在那样的悲愤伤感的背景下写成的。这首歌人人传唱,但是一九八三年,创作者“投匪”了,歌,在台湾就被禁掉了,反而在大陆传唱起来,情境一变,歌的意涵又有了转换。 
你们是否知道余光中《乡愁》诗里所说的“海棠红”是什么意思? [地图]  
我们从小长大,那个“中国梦”的形状,也就是中华民国的地图,包含外蒙古,正是海棠叶的形状。习惯这样的图腾,开始看见中华人民共和国地图的前面好几年,我都还有种奇怪的错觉,以为,哎呀,这中国地图是不是画错了? 
一九七○年代整个国际情势改变,台湾的“中国梦”开始有分歧。对于一部分人而言,那个“海棠”中国梦还虔诚地持续着,可是对于另外一部分人就不一样了。 
梦,跟着身边眼前的现实,是会变化的,一九四九年被连根拔起丢到海岛上的一些人,我的父母辈,这时已经在台湾生活了三十年,孩子也生在台湾了——这海岛曾是自己的“异乡”却是孩子的“故乡”了,随着时间推移,无形之中对脚下所踩的土地产生了具体而实在的情感。所以,你们熟悉余光中先生写的那首《乡愁》,却可能不会知道他在一九七二年的时候创作了另外一首诗,诗歌礼讚的,是台湾南部屏东海边一个小镇,叫枋寮: 车过枋寮 
雨落在屏东的甘蔗田里 甜甜的甘蔗 甜甜的雨 
从此地到山麓 一大幅平原举起 多少甘蔗,多少甘美的希冀 长途车驶过青青的平原 检阅牧神青青的仪队 
余先生这首诗,有“中国梦”转换的象征意义。但是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还有一首我称之为“里程碑”的歌,叫《美丽岛》。 
一位淡江大学的年轻人,李双泽,跟很多台湾年轻人一样, 七○年代发现台湾不能代表中国,而且逐渐被国际推到边缘,在危机感和孤独感中,年轻人开始检视自己:为什么我们从小被教要爱长江、爱黄河、歌颂长城的伟大—─那都是我眼睛没见过,脚板没踩过的土地,而我住在淡水河边,怎么就从来不唱淡水河,怎么我们就不知道自己村子里头小山小河的名字?台湾也不是没有大江大海呀?  [演讲现场播放了几首相关歌曲
青年人开始推动“唱我们的歌”,开始自己写歌。那个“中国梦”显得那么虚无飘渺,是不是该看看脚下踩的泥土是什么样?他写了《美丽岛》,改编于一首诗,一下子就流行起来,大家都喜欢唱。 
《美丽岛》真的是代表了从中国梦慢慢地转型到“站在这片泥土上看见什么、想什么”的“台湾梦”里程碑: 我们摇篮的美丽岛  是母亲温暖的怀抱 骄傲的祖先正视着 正视着我们的脚步 他们一再重覆地叮咛  不要忘记 不要忘记他们一再重覆地叮咛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婆娑无边的太平洋 怀抱着自由的土地 温暖的阳光照耀着 照耀着高山和田园 
我们这里有勇敢的人民  荜路蓝缕以启山林 我们这里有无穷的生命 水牛 稻米 香蕉 玉兰花 
一九七五年,我二十三岁,到美国去读书,每天泡在图书馆里,从早上八点到半夜踩着雪光回到家,除了功课之外就有机会去读一些中国近代史的书,第一次读到国共内战的部分,第一次知道一九二七年国民党对共产党员的杀戮,才知道之前所接受的教育那么多都是被党和国家机器所操纵的谎言,这是一个很大的震撼。十年之后写了《野火集》,去“腐蚀”那个谎言。 
一九七九年,我个人的“中国梦”也起了质变。在中国梦笼罩的台湾,我们是讲“祖籍”的。也就是说,任何人问,龙应台你是哪里人,我理所当然的回答就是:“我是湖南人。” 
这么一路做“湖南人”做了几十年,到一九七九年,中国大陆开放了,我终于在纽约生平第一次见到了一个真正的“共匪”站在我面前,这个朴实人刚刚从湖南出来,一口浓重的湖南腔。有人衝着他问“你是哪里人”,他就说“我是湖南人”,问话者接着就回头问我“你是哪里人”——我就愣住了。 
我不会说湖南话,没有去过湖南,对湖南一无所知,老乡站在面前,我登时就说不出话来了。这一辈子的那个“中国梦”突然就把我懵在那儿了,这是一九七九年一个非常大的震撼——原来啊,我是台湾人。 

一起做梦,一起上课 
从海棠叶的大中国梦慢慢过渡到台湾人脚踩着泥土的小小台湾梦,人民在七○年代末八○年代初开始问“我是谁”。八○年代后,台湾两千多万人走向了转型,自我感觉就是越来越小,什么事情都一步一个脚印,一点一点做。所以,台湾人就一块儿从大梦慢慢转到小梦的路上来了,开始一起上八○年代的民主大课。这个民主课程上得有够辛苦。 
《美丽岛》这首歌,在一九七九变成党外异议人士的杂志名字,集结反对势力。当年十二月十日,政府对反对者的大逮捕行动开始,接着是大审判。面临巨大的挑战,国民党决定审判公开,这是审判庭上的一张照片: [
你们认得其中任何一个人吗?第二排露出一排白牙笑得潇洒的,是施明德,他被判处无期徒刑。施明德右手边的女子是陈菊,今天的高雄市长,左手边是吕秀莲,上一任的副总统。 
我想用这张图片来表达八○年代台湾人慢慢地脚踩泥土重建梦想和希望的过程。如果把过去的发展切出一个三十年的时间切片来看,刚好看到一个完整的过程:这图里有三种人,第一种是叛乱犯,包括施明德,吕秀莲,陈菊等等,她们俩分别被判十二年徒刑;第二种是英雄,在那个恐怖的时代,敢为这些政治犯辩护的律师,包括陈水扁,谢长廷,苏贞昌等等;第三类是掌权者,当时的总统是蒋经国先生,新闻局长是宋楚瑜先生。从这些名字你就看出,在三十年的切片里,政治犯上台变成了掌权者,掌权者下台变成了反对者,而当时得尽掌声以及人们殷殷期待的,以道德作为注册商标的那些英雄们变成了什么?其中一部分人变成了道德彻底破产的贪污嫌疑犯。 
这个转变够不够大?亲眼目睹这样一个切肤痛苦的过程,你或许对台湾民主的所谓“乱”有新的理解。 
它所有的“乱”,在我个人眼中看来,都是民主的必修课;它所有的“跌倒”都是必须的实践,因为只有真正跌倒了,你才真正地知道,要怎么再站起来,跌倒本身就是一种考试。所以,容许我这样说:台湾民主的“乱”,不是乱,它是必上的课。 
表面上台湾被撕裂得很严重,但不要被这个表面骗了。回到基座上的价值观来看,从前的中国梦慢慢被抛弃了,逐渐发展为台湾的小梦,然后一起上非常艰辛、痛苦的民主课,然而台湾不管是蓝是绿,其实有一个非常结实的共识,比如说: 国家是会说谎的, 掌权者是会腐败的, 反对者是会堕落, 
政治权力不是唯一的压迫来源, 资本也可能一样的压迫。 
而正因为权力的侵蚀无所不在,所以个人的权利、比如言论的自由,是每个人都要随时随地、寸土必争、绝不退让的。 
这是大多数台湾人的共识。你所看到的争议、吵架,立法院撕头髮丢茶杯打架,其实都是站在这个基础上的。这个基础,是以共同的价值观建立起来的。 

我有中国梦吗? 
回到今天中国梦的主题,可能有很多台湾人会跳起来说:中国不是我的梦,我的梦里没有中国。 
但是,你如果问龙应台有没有中国梦,我会先问你那个中国梦的“中国”指的是什么?如果指的是“国家”或“政府”,“国家”“政府”在我心目中不过就是个管理组织,对不起,我对“国家”没有梦,“政府”是会说谎的。但如果你说的“中国”指的是这块土地上的人,这个社会,我怎么会没有梦呢?别说这片美丽的土地是我挚爱的父亲、母亲永远的故乡,这个地方的好跟坏,对于台湾有那么大的影响,这个地方的福与祸,会牵动整个人类社区的未来,我怎会没有中国梦呢? 
我们就从“大国崛起”这个词说起吧。我很愿意看到中国的崛起,可是我希望它是以文明的力量来掘起的。 
如何衡量文明?我愿意跟大家分享我自己衡量文明的一把尺。它不太难。看一个城市的文明的程度,就看这个城市怎样对待它的精神病人,它对于残障者的服务做到什么地步,它对鳏寡孤独的照顾到什么程度,它怎样对待所谓的盲流民工底层人民。对我而言,这是非常具体的文明的尺度。 
一个国家文明到哪里,我看这个国家怎么对待外来移民,怎么对待它的少数族群。我观察这个国家的多数如何对待它的少数——这当然也包含十三亿人如何对待两千三百万人! 
谁在乎“大国掘起”?至少我不在乎。我在乎的是刚才我所说的文明刻度——你这大国怎么对待你的弱势与少数,你怎么包容意见不同的异议份子,这,才是我在乎的。如果说,所谓的大国掘起,它的人民所引以自豪的,是军事的耀武扬威,经济的财大气粗,政治势力的唯我独尊,那我宁可它不掘起,因为这种性质的掘起,很可能最终为它自己的人民以及人类社区带来灾难和危险。 
谁又在乎“血浓于水”?至少我不那么在乎。如果我们对于文明的尺度完全没有共识,如果我们在基座的价值上,根本无法对话,“血浓于水”有意义吗?
我的父亲十五岁那年,用一根扁担、两个竹篓走到湖南衡山的火车站前买蔬菜,准备挑回山上。刚巧国民党在招宪兵学生队,这个少年当下就做了决定:他放下扁担就跟着军队走了。 
我的父亲在一九一九年出生,二○○四年,我捧着父亲的骨灰回到了湖南衡山龙家院的山沟沟,乡亲点起一路的鞭炮迎接这个离家七十年、颠沛流离一生的游子回乡。 
在家祭时,我听到一个长辈用最古老的楚国乡音唱出凄切的輓歌。一直忍者眼泪的我,那时再也忍不住了。 
楚国乡音使我更深刻地认识到父亲一辈子是怎么被迫脱离了他自己的文化,过着不由自主的放逐的一生。一直到捧着他的骨灰回到那片土地,我才深切的感觉到这个七十年之后以骨灰回来的少年经历了怎样的中国的近代史。而我在浙江新安江畔长大的母亲,是如何地一生怀念那条清澈见鱼的江水。  
一个开阔、包容的中国 
所以,请相信我,我对中国的希望是真诚的。但是请不要跟我谈“大国掘起”, 请不要跟我谈“血浓于水”,我深深盼望见到的,是一个敢用文明尺度来检验自己的中国;这样的中国,因为自信,所以开阔,因为开阔,所以包容,因为包容,所以它的力量更柔韧、更长远。当它文明的力量柔韧长远的时候,它对整个人类的和平都会有关键的贡献。 
一九八五年我写《野火集》,一九八六年一月,《野火集》在风声鹤唳中出版。八月,我迁居欧洲。离开台湾前夕,做了一场临别演讲,是“野火”时期唯一的一次。演讲在害怕随时“断电”的气氛中进行。今天,二○一○年八月一日,在北京大学,我想唸那篇演讲的最后一段,与大陆的读者分享: 
在临别的今天晚上,你或许要问我对台湾有什么样的梦想? 有。 
今天晚上站在这里说话,我心里怀着深深的恐惧,恐惧今晚的言词带来什么后果,我的梦想是,希望中国人的下一代可以在任何一个晚上站在任何一个地方说出心里想说的话,而心中没有任何恐惧。我们这一代人所做的种种努力也不过是希望我们的下一代将来会有免于恐惧的自由。 
那是一九八六年八月十一日。